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不为人知的林娘子

不为人知的林娘子

添加:2017-09-27来源:人气:加载中

不为人知的林娘子

高衙内与东京第一美妇林娘子张若贞在林冲目前颠春,终于勾
答成奸。林娘子见丈夫林冲仍昏睡不醒,竟在丈夫目前一面与奸夫纵情交合,一
面亲口商定来日偷情大计,许下三日后通奸之约!她既与奸夫两个搭上,大受这
背夫偷情刺激,想到来日与奸夫的通奸淫事,更是心神俱醉,又想林冲尚有四、
五个时辰方能醒来,竟卸下羞心,与奸夫畅享夫前偷情之乐。

  这对奸夫美妇均知林冲离醒时尚早,一时间心意想通,灵神合一,在林冲目
前疯狂畅玩那「痴汉推车」之式,竟难分难舍,俱都恣意沉浸在性器交融、物我
两忘的通奸美境之中。林娘子没命介般后耸肥臀,与奸夫交叠起伏,激战宣淫,
肉击声、叫床声绕梁不绝,腥香交合之味更是弥漫房间。

  高衙内已淫污林娘子多回,但往回或是霸王硬上,或是诱骗胁迫,或是勾引
挑逗,用尽百般心思,使出万般床技手段,至此方得这绝代人妇首肯,主动同意
与他再行通奸三回。他听林娘子当着林冲之面亲口允诺三日后在亲夫家中与他放
开胸怀,纵情背夫偷欢,不由欣喜若狂。他苦候此话已有多日,当真是曾为此话
茶饭不思。此时心愿即了,更是志得意满,忙压下美人妇柳腰,令其肥臀向后高
耸,奋起淫威,竟在林冲目前,以后入之式,大开大阖,大抽大送,又爽肏林娘
子一个多时辰,直肏得淫水「咕叽」飞溅,早将这东京第一尤物奸得大丢五回,
阴精淫水汨汨地喷洒了一地!

  此时早过午后寅时,屋内淫香弥漫,春意浓尽,奸情正烈。他手扶这绝代人
妇柳腰,见林冲仍在床上昏睡,他家娘子却在其咫尺之处高崛美臀,被自己肏的
甘之如饴,爽得欲死欲仙,肥臀后耸无休,在亲夫目前向他舍命求欢!!他不由
得意忘形,一边恣意抽送,一边纵声长啸!正间得意,忽儿想起今晚与林娘子之
母、太师弃妾李贞芸尚有通奸之约,想到其母兰心蕙质,那熟美娇躯,脱俗丰姿,
当真是眉黛婉媚,燕瘦环肥,宛然是二十余岁好女儿颜色,实不输于她女儿林家
娘子张若贞和陆家娘子张若芸!如今她母女三人均落入他手,一时巨屌爆胀,再
不想忍。他那调阳神功大成,端的收放由心,又大肏数十抽,双手连拍数十下肥
臀后,这才狠命压下林娘子纤腰,令肥臀高高耸起,怒胀巨屌顶实深宫,想着来
日母女三飞美事,不由巨棒狂抖,痛痛快快饱射一回阳精。



  「呃呃呃……啊啊……哦哦呃……好烫……好舒服……爽死……爽死奴家了
……啊啊……哦哦……衙内好棒……射得奴家好美……阳精好多……好烫……啊
啊……哦哦呃啊啊……哦哦呃……奴家也……奴家也与您……与您……共到那爽
处……又、又丢了……啊啊!嗷嗷嗷!」

  这阳精直淋得林娘子「嗷嗷」乱吟,一时蛾脸扭曲,羞屄禁脔,肥臀乱颠,
阴精淫水同时间热汩汩的狂喷狂涌而出,浇灌奸夫整根巨屌,直烫得奸夫巨屌在
浪屄内颠颤抖动,巨龟马眼大张,在颤动中纵情爽射。

  高衙内手压林娘子柳腰,见这东京极品绝代人妇丢得浪屄一片狼藉,阴精喷
射不休,有如相助自己激情爽射!不由畅声大笑,大笑时恣意狂射阳精多时,见
她又到小死之境,这才缓缓收住阳精,用全力「啵」的一声拔出怒挺巨屌。

  「嗷!嗷!」若贞高叫两声,浪屄内一股股热烫阴精被那巨屌带出,浪水哗
啦啦飙射而出,溅了一地。高衙内在其臀后温柔地为她亲吻狼藉羞处,一边任阴
精浇面,一边吞食甘美阴精,舌头舔卷淫核,令林娘子止住射精之欲。若贞后耸
肥臀,阴精射得畅美甘甜之极,又受他温柔服侍,忙夹紧美屄,耸住肥臀,崛屄
射精。若贞恣意爽泄,不由感动的眼角含泪,轻轻抽泣,张开美腿,高崛肥臀,
续射阴精,媚声哼吟,任他恣意吮屄吞精。高衙内大亲羞穴三柱香时间,饮足甘
泉,见她阴精缓收,这才搂起林娘子香身,挺着金枪不倒的巨屌,与她面对面紧
紧搂抱一处,见她泄得香汗淋漓,一双大手忙上下抚慰香身汗肌,大摸臀肉乳峰,
任她娇喘歇春。

  这对奸夫美妇缠绵拥搂一柱香时间,高衙内听她喘声渐息,便顺手取过桌上
小梳,一边搂着这绝代美妇,替她梳理散乱长发,一边淫笑道:「娘子这等良家,
却泄得这般舒爽备至,想必舒服之处,更远胜本爷。想来除了本爷,林冲这厮岂
能让娘子这般快活。」

  他亲了亲若贞面颊,手指林冲,续道:「你瞧他,平日里只顾枪棒,此刻吃
了蒙汉药,竟然昏睡如猪,哪有半分将娘子放在心上。娘子且记今日之爽,勿忘
三日后与本爷通奸之约啊!这三日,本爷将少奸人妇,多为娘子存精!只是今晚
与一绝色人妇尚有偷欢之约,待今晚再玩此妇后,便为娘子守精两日!」



  林娘子玉颊绯红,眇了眇床上昏睡的丈夫,又眇了眇地上堆积的滩滩淫水,
一时羞得全身泛软。她知恩图报,双手环搂奸夫后脖,一双怒挺丰乳贴入奸夫胸
肌之内,小腹紧贴奸夫那巨屌,含羞与奸夫脉脉对视。她与这花太岁如此通奸,
阴精淫水洒了一地,此时相互深情对视,当真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了。

  待奸夫为她梳好秀发,若贞将绯红俏脸轻轻藏他怀中,羞嗔道:「衙内,您,
您真是天下第一登徒子,就喜奸淫别人妻子,害奴家竟在,竟在林冲目前,红杏
出墙。奴家官人林冲,可比您本份多了,哪,哪能有您这般御女能耐。若不是误
被药倒,他哪容得您这般奸淫奴家!您今晚,不知,不知又要去奸淫哪家娘子,
奴家不依嘛!不依嘛!」言罢,踮起玉足,将香唇献上,与他激吻一处。高衙内
见她欢后撒娇,便尽心与她热吻多时,双手又玩遍她全身各处。奸夫美妇一时均
是你侬我侬,浓情似火。

  两人恋奸情热,互吞津液,缠卷舌根,难舍难弃,竟狂吻了四柱香时间!若
贞小腹处早察知他跨下巨物始终坚挺如初,竟金枪不倒,愈发澎湃怒胀,怕他又
来奸淫自己,便又与他湿吻了一柱香时间,这才吐出香舌,媚脸羞红,缓缓跪在
奸夫跨下,双手后扶奸夫结实臀肉,琼鼻尖端几要触及那湿淋淋满是阴精淫水的
巨大龙头,忙酡脸上仰瞧着奸夫,小嘴正对那大龟头,眼中含着泪珠,羞嗔道:
「奴家,奴家失身衙内多回,奴家虽是有夫之妇,身子,身子却早是,早是衙内
的了。林冲在房事上,如何,如何能与……衙内相比,端的是,端的是天壤之别
嘛……」

  言罢,顿了一顿,跪在奸夫跨下,双手轻抚奸夫后臀肌肉,嘴唇轻触那巨龟
龟肉,小嘴贴着巨龟,美目滚出一行清泪,羞泣道:「只是,林冲究是奴家夫君。
奴家与他,实是夫妻情重。奴家知道,衙内记恨奴家官人林冲那日岳庙……冲撞
了您……还求衙内,大人大量……在太尉面前,替,替我丈夫美言几句,奴家这
里,先行替夫君谢过了。三日后衙内再来奴家这里,奴家必有……必有厚报。衙
内这三日,若能,若能少玩人妇,奴家实是感激不尽。」

  高衙内见林娘子小手捧着自己臀肌,小嘴冲着自己巨龟说话,跪求于他,吐
气如兰,媚眼含泪,泪水涔涔而下,说话时楚楚可怜,一股股温软香气从红唇直
吹到大龟头上,琼唇屡屡碰及龟肉,端的是绝世尤物,不由双手轻捧泪脸,柔声
道:「娘子乃是仙人,林冲那厮算的什么,会点枪棒,实是狗一般人物,肉棒又
那般丑小,只怕连娘子深宫花房都远无法触及,又不喜房事,端的误了娘子。难
得娘子竟这般为他着想,实是不值,不如与本爷完聚,本爷定让娘子夜夜尽欢
……」

  若贞听他又提完聚之事,怕他多言,小嘴一开,不由轻轻一咬那巨龟,打断
他话头,见床上林冲犹自酣睡,涨红着俏脸,亲了一口龟头马眼,仰头冲高衙内
羞道:「奴家深宫……确只有衙内这神物……碰得到,林冲那活儿,从来无法
……无法碰及的嘛……奴家,奴家身子,实只有衙内一个人尽得了……奴家端的
只是衙内一个人的嘛,衙内还不心足吗?再说,奴家那后庭,不也是,不也是您
为奴家……开苞的嘛,林冲至今从未碰过。您所得奴家身子,已远比林冲为多,
还不满足吗?」

  她顿了一顿,羞脸红似熟透苹果,又亲了一口那大龟头,缓缓续道:「您,
您专一爱淫污良家,不知多少人妇,毁于您这大活儿之下嘛!奴家不依,奴家,
奴家再为衙内舔回棒,免得您又去害别家人妇!」言罢小嘴一厥,泪目飞扬,俏
脸含靥,探出丁香小舌,双手紧紧捧着奸夫结实臀肉,开始用心舔食奸夫那赤黑
巨屌!竟用了两柱香时间,直将这巨屌上的淫水阴精,舔得干干净净。这才双手
各棒巨屌根部中部,同时轻撸巨杵,香腔竭力吞下巨龟,林娘子怕他再提抛弃林
冲与之完聚一事,自己莫要一时情乱,竟答应了他!便一心放在这巨屌上,拼尽
全力为奸夫吹起箫来!又是五柱香下来,直吹得那巨屌粗如巨槌,壮如钢杵,坚
硬雄硕,火烫无比,巨龟撑得小嘴实是裹持不住,口中香液直流一地。

  高衙内志得意满,双手一边缓缓为她盘好秀发,一边又任她吹了三柱香时间,
仍守精不射,见她吹得实是累了,咳嗽连连,辛苦之极,便将一根玉簪插入云盘
之中,柔声安慰两句,叫她爆张小嘴,将巨物缓缓吐出。

  高衙内轻轻将她打横抱起。林娘子小嘴终得解脱,双手搂着奸夫脖子,一时
恋奸情热,见他这般温柔体贴,不由在奸夫怀中主动又与他再热吻一回,这才任
他一边吻着自己,一边将自己横身抱回隔壁主房内,放至平日与林冲共睡的主人
床上。

  高衙内上床侧搂着林娘子,取过美妇枕下一张香帕,为林娘子擦拭全身香汗。
见锦儿俏眼羞红,正虚眼假寐,知道在偏房呆了两个多时辰,与林娘子在林冲目
前长时间通奸,已尽数被她听去,一时也不说破,一边为林娘子擦拭香汗,一边
冲这失贞良家笑道:「娘子少歇片刻,既与我有通奸之约,当自娘子处取一信物,
做来日凭证。」

  若贞任他为自己轻拭额头、腮边、颈上和乳间汗水,红晕满颊,软软嗔道:
「您这般惫赖,金枪不倒,专爱奸垢有夫之妇,奴家为您吹棒,却不到那爽处,
今晚不知,不知又要去奸淫那位良家。还,还需奴家出何信物?奴家这帕子,便,
便送您便是。」忽觉下身微微一痛,竟被他取下一根卷长阴毛。只听高衙内笑道:
「本爷每勾得一人妇,便须取此信物以做来日念想,娘子当不例外。今日娘子与
我终于勾答成奸,娘子这阴毛,当居众人妻阴毛之首!」

  若贞又羞又窘,俏脸更是涨得通红,却又无力说出只言片语,只得用双手雨
点般轻捶奸夫胸膛,听他将自己排在首位,撒娇嗔道:「您好坏,好坏嘛!竟取
了奴家阴毛,坏蛋,祸害人妻的大淫虫……登徒大色狼……谁要做,谁做您情妇
之首……」。

  高衙内任她轻捶,横抱起她,用拭汗香帕轻轻擦去她背上臀上香汗,再将那
根阴毛在香汗帕内仔细包了,笑道:「算来,娘子这根,已是三百二十六根了。
这根最是珍重!」言罢取一小被,将若贞祼身盖上。他整顿好衣冠,见她一双美
睫下各生一对卧蛋,端得美到极致,不由俯身左右各亲了两口这对卧蛋,轻声道:
「那盒「清阴化於膏」,便送于娘子了,算做本爷信物。屋中散乱,娘子须叫锦
儿收拾妥当,不让林冲这厮觉察丝毫迹象。林冲今夜醒来时,娘子好歹遮掩这个。
来宵悠悠,三日后,本爷宁当来游!」

  若贞窘不可当,只咬着被子,蚊声道:「奴家理会得……自不会让林冲察觉的
……衙内,不想您,您竟玩过三百二十五位良家,怪不得奴家也,也难逃您的,
您的淫手……您虽这般厉害,但走时……也须小心……万莫大意……被人瞧见
……衙内玩女无数,身边俱是美女佳妇,还望衙内……来日莫要,莫要食言而肥
……忘了奴家……」一时羞得将蛾脸半藏被里。也不知这食言而肥四字,是指不
让奸夫食救林冲之诺,还是食两人通奸之约了。

  高衙内右手轻轻抚摸林娘子美臀,左手勾起她下巴,畅然一笑道:「有这香
帕为证,本爷绝不食言,三日后必赐机让林冲带刀去向为父赔罪,娘子也请着力
劝说林冲献刀,以宽我父之心,日后在父亲面前,我也好为林冲这厮多下说辞。
若娘子能劝得林冲带刀入太尉府,当叫锦儿来我别院中报信,我当用计令林冲逗
留府中一宿,借机一早便来娘子家中,再与娘子一日尽欢!娘子只闻偏门三声叩
门声响,便为本爷打开偏门。」

  若贞紧闭美目,只得咬唇羞嗔道:「奴家定劝他献刀,为您开门便是,衙内
千万莫要,莫要食言而肥……」

  高衙内哈哈淫笑,又吻了吻林娘子香额,这才运使调阳功,令那巨屌缩至常
态,拂衣出屋。他迈开得意步子,此次也不再翻墙,大咧咧打开林府偏门,从侧
边偏僻小巷中畅然而去。